陶姓网。国有史、方有志、家有谱、人有传!

最新更新文章排行

陶姓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文

《资江陶氏七续族谱》说“晚清第一人才”陶澍

时间:2020-10-09人气: 作者: 小编

        清代之前,僻处蛮荒地带的湖南并不以出产人才着称,数得出的重量级人物仅有唐代大书法家欧阳询、怀素和南宋大思想家周敦颐等寥寥数位。但自道光年间以来,湖南地面好像是春天的向阳山坡长蘑菇,人才出了一茬又一茬,“惟楚有材,于斯为盛”。湖南不仅直接培养和扶植了咸同年间的湖南人才,而且对整个近代湖南人才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着名史学家萧一山总结说:“不有陶澍之提拔,则湖南人才不能蔚起。”


       陶澍(1779-1839),字子霖,号云汀,湖南安化人。是嘉道年间经世思潮的倡导者和推行者,中国近代改革派前期的领袖和核心。陶澍第一个突破清代政治经济体系,睁开眼睛看现实,首先将商品经济的运行机制引入改革中,并取得了巨大成就。黄彭年说,陶澍“独于宴安无事、局守文法之时,洞见症瘕,亟起救药”。所谓“独”,就是指陶澍高于当时所有的人,能以清醒的头脑突破外表见本质,发现现实社会的各种弊端。所谓“救药”,就是除弊之良方,即改革。陶澍的改革,实际上已包含某种趋向近代化的意味。如陶澍因对盐、漕的改革,就被学术界视为“中国近代经济改革的先驱”。从这个意义上说,陶澍有着重要的历史地位,是标志着古老的中国走向近代化的里程碑式的人物(参见陶用舒着《湖南近代人才群体五个代表人物:陶澍、曾国藩、谭嗣同、黄兴、毛泽东》)。


       清流派张之洞、张佩纶认为:“论道光以来人才,当以陶文毅(即陶澍)为第一,其流约分三派:讲求吏事,考订掌故,得之在上者则贺耦耕(长龄),在下则魏默深(源)诸子,而曾文正(国藩)总其成;综核名实,坚卓不回,得之者则林文忠(则徐)、蒋砺堂(攸铦)相国,而琦善窃其绪以自矜;以天下为己任,包罗万象,则胡(林翼)、曾、左(宗棠),直凑单微。而陶实黄河之昆仑、大江之岷也。”就是说,陶澍是道光以来全国人才的发源地,就像黄河发源于昆仑、长江发源于岷山一样。


       思绥草堂藏载有陶澍世系的《资江陶氏七续族谱》相同版本两部,四编十卷首十五卷尾八卷,民国二十八年(1939)木活字本。谱名即集陶澍书法而成。


       谱之首篇序言,即为陶澍在道光十九年(1839)四修家谱时所作,文字精美,自不用说,尤妙的是后面落款的头衔,长长的一大串:“赐进士出身、诰授荣禄大夫、太子少保、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总督江南江西等处地方提督军务粮储掺江兼辖江南河道管理两淮盐政统属文武节制巡抚提督、赏戴花翎、前安徽巡抚兼提督衔、江苏巡抚兼署江苏安徽学政、安徽布政使、安徽福建按察使、山西按察使兼署布政使、四川分巡川东兵备道、吏科掌印给事中、户科给事中、掌陕西道江南道监察御史、巡视中城巡视东城察院、巡视南漕察院、稽查储积仓银库颜料库、嘉庆庚午(十五年,1810)四川大主考、甲戌(十九年, 1814)会试同考官、丙子(二十一年,1816)顺天乡试丁丑(二十二年,1817)会试内监试、翰林院编修兼国史馆纂修、功臣馆总纂、加三级随带加二级、纪录十次。”


《资江陶氏七续族谱》说“晚清第一人才”陶澍(图1)

谱序中陶澍的头衔

       在清朝的一些官员虽说总喜把自己的一些头衔列得长长的,但如陶澍这般的癖好却似不多见,道光五年 (1825)陶澍为梅城《吴氏族谱》所撰序言也是罗列了这样一串,因时间差异,内容又不尽相同,不妨抄录一遍,对陶澍任职经历的考证也有一些参考价值:“赐进士出身、诰授荣禄大夫、振威将军、钦命兵部侍郎、江南巡抚部院、前巡抚安徽等处地方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提督节制各镇、前安徽布政使、福建山西按察使、前四川分巡川东兵备道、前吏科掌印给事中、户科给事中、掌陕西道江南道监察御史、钦差巡视中城巡视东城察院、巡按江南等处六省漕务、稽查储济仓稽查缎匹库事务、国史馆功臣馆纂修官、庚午四川乡试主考官、甲戌会试同考官、丙子顺天乡试丁丑会试内监试官、翰林院编修、加三级随带加二级、纪录八次。”


       陶氏之谱创修于明嘉靖四年(1525)秋,由陶应良主修;明万历十三年(1585)续修,陶德恭等主修,以上两次纂修均没付梓,是为墨谱;二续修于清康熙五十一年(1712),督修者为陶亦人等数人,始刻版,每部只有两册;三续修于嘉庆八年(1803),主修陶秀抡、陶必铨(陶澍父)等人,印了八十部,每部八册。陶澍是四续谱的主修,他对陶姓的来历及始祖的迁徙作了详尽的考证,但又绝不攀附,显示了作为学者的严谨风格。协助他一同编纂的也是一些颇有学养的族裔。当时共印了一百零八部,本数增加到了二十八册。故四续谱比之三续谱来,内容的详实已不可同日而语。五续修时任总修的是陶澍的第七子陶光表,修谱时间为同治五年(1866)。陶光表,名桄,号少云,道光恩荫主事、咸丰擢四川即补首、同治赏戴花翎,钦加按察使。这次印了一百零七部,每部四十三册。六续修是在光绪二十七年(1901),总修陶谦,名国珍,原名价藩,光绪庚辰(六年,1880)郡庠生,旋擢花翎同知,分发湖北。这一次一直修到宣统元年(1909)才完工,印了一百十六部,每部五十四册。而到七续修,主修是族长陶叔惠,陶澍曾孙,曾任四川补用道、调查西藏开埠事宜委员、四川高等检察厅检察长、湖南高等审判厅厅长、浙江高等检察厅检察长。从民国二十一年(1932)冬季发出谱引,至民国二十六年(1937)秋开局,直到民国二十八年(1939)才印刷完成,总共花了八年的光阴,统印了一百二十二部,本数达到了六十八册,有六千零七十七页之巨。这是后修在前修基础上的增补、完善,是一代又一代的艺术总成,花费了无数人的心力,可说是一部煌煌巨着,难得的善谱。


        谱以舜卿公为一世祖,三世庆源,讳潮宗,行一。红巾之乱,庆源徙居麻溪,以耕读为本,“后子孙蒸蒸蕃衍、簪缨日起,公之贻谋宏远矣”。


        庆源生有四子:民望(名仕奇)、民彦(名仕良)、民端(名日新)、民瞻(名仕曼),陶澍即出民望公支下。其父十五世士升,讳必铨,行六十二。谱中说他“九治五经,补邑庠廪生,优行咨部,学为儒宗,行为人表。所着经义及《萸江诗存》《古文存》等书,土林奉为模范,流传及于海外,学者称萸江先生”。


《资江陶氏七续族谱》说“晚清第一人才”陶澍(图2)

陶澍世系

        陶澍世系详载谱卷一,为十六世孙。世系条下单其与妻妾的记载便多达二千六百多言,是他人生经历的一次罗列,如果算上他的嫡系子孙部分,怕多达数万言。这里只能说说两个在有清一代也是鼎鼎有名且与他至亲的人物。


         陶澍共有七个夫人,在谱中记之为首配黄、副室张、簉室杨、侧室贺张刘卢。侧室贺,讳元秀,字惠牲,益邑(益阳)十四里光鉴公女,以子婿胡林翼贵,道光庚戌(三十年,1850)诰封恭人,咸丰辛酉(十一年,1861)诰封一品夫人。陶澍曾作《咏贺氏夫人》:“桃花含笑沐甘霖,众说江花美绝伦:今日妾从堤上过,为何人不看桃林。”贺氏为他生了四个儿子五个女儿。“次(女)琇姿(名静娟)适己卯(嘉庆二十四年,1819)探花翰林院侍读学士、贵州学政、益阳胡达源子,原任湖北巡抚、太子太保,予谥文忠,翰林院编修林翼。”


        说起陶静娟与丈夫胡林翼的姻缘,还是她父亲陶澎一手促成的。陶澍担任朝廷给事中的时候,一次奉圣命视察川东,顺道返回湖南安化故乡探亲,随后取道益阳入蜀,乘便往访老友胡显韶。陶、胡两家原系世交,胡显韶高一辈,陶澍以子侄之礼去拜见闲居益阳的胡显韶。胡显韶有个孙子叫胡林翼,当时才 5岁。陶澎登门时,他正在庭院前玩耍,突然发现有客人来了,而且是坐着八抬大轿,侍卫前后拱卫的贵客,知道自己应该回避,可是客人已跨入了院门,若在客人面前跑开,实是有失礼敬。胡林翼正犹豫时,祖父已走出房门迎客,趁祖父与来客揖让寒暄之际,他就近把一只靠在树上的大木盆放倒,把自己小小的身躯扣在里面,一直等到祖父把客人请进了客厅,他才悄悄地溜出来。


        其实,小林翼的一举一动都被陶澍看在眼里,他心里暗想:“这孩子倒机警过人,小小年纪就会顾全礼节,而且耐性可嘉,将来一定大有前途。”


        待与胡显韶叙及家庭情况时,胡显韶让人把孙儿林翼叫来见过陶世伯,小林翼大大方方地走进客厅,十分周全地给陶澍行过礼,陶澍问起他的名字,年龄及学习情况,小林翼恭恭敬敬地一一回答,举止十分得体。陶澍对他更加喜爱,忍不住对胡显韶要求道:“可否将贤孙配与我家小女。”他居然想起了为年方两岁的七女儿陶静娟做媒,只因为他舍不得错过这个可爱的男孩。既然世侄开口,胡显韶当然是满口答应,于是一对小儿女的婚事就在这样的叙谈中订了下来。


         陶澍七个老婆为他生了七个儿子,但后来相继夭折,长大成人的却只有“簉室杨”(善化人,名珏,字玉莲)所生的陶桄一人,所以有独生子的说法。光表,名桄,号少云,咸丰五年(1855)因造船炮由骆秉章奏请以道员分发四川补用,同治二年(1863)筹办东征军饷出力,经两江总督曾国藩保奏奉旨加按察使司衔,光绪五年(1879)秦晋赈捐案内加二品顶戴。谱中说他“持躬敬让,见义勇为”。他有四个老婆,原配即为左宗棠的女儿:“配左,讳孝瑜,字慎娟。锡封一等恪靖伯、南洋钦差大臣、太子太保、两江总督、兵部尚书、东阁大学士、督办福建军务、晋封二等恪靖侯爵、追赠太傅、予谥文襄、湘阴宗棠长女。”


         道光十七年(1837),左宗棠主讲醴陵渌江书院。这一年,陶澍总督两江,到江西阅兵,顺路回家省墓,经过醴陵。县令请左宗棠为下榻之处撰写楹联。左宗棠笔走龙蛇,瞬时挥就:“春殿语从容,廿载家山印心石在;大江流日夜,八州子弟翘首公归。”这副对联,既表达故乡人对陶澍的景仰和欢迎,又道出陶澍一生中最引为得意的一段经历。当时陶澍见了这副对联,激赏不已,立即把左宗棠请来,满口称赞。左宗棠本仰慕陶澍,他一肚子经世济民的想法,平日恨无处倾吐。这下见了陶澍,巴不得全部倒出。于是半是请教,半是显示,从学问谈到国事,从盐政谈到海运,足足与陶澍畅谈一夜。陶澍为家乡有这样的不凡之才而十分高兴。


        那年陶澍59岁,左宗棠才26岁。陶澍认定左宗棠日后的前程会超过自己,竟不顾相差三十几岁而与之结“总督布衣之交”,传为千古佳话。


       第二年,左宗棠第三次会试报罢。陶澍时已重病在身,一再邀请他到江宁去,要以大事相托。南归时,左宗棠绕道到了江宁。陶澍知自己不久人世,以尚在髫龄的独子陶桄托付左宗棠,并主动提出与之联儿女姻。左宗棠认为自己无论从地位,还是从辈分来说,都不能与陶家联姻,坚执不肯。陶澍握住左宗棠的手,说:“三十年后,你的地位必在我之上。我宦游大半生,还没见过超越你的人,请再莫推脱。我死之后,桄儿便如同你的亲生儿子,若能教之成才,不辱陶氏家风,则我在九泉之下也就瞑目了。不独桄儿托付给你,内子不敏,我的家事也全托付给你。”


       左宗棠异常感激陶澍的知己之恩,在陶澍去世后不久,在陶家对陶桄任教八年,使他的造诣达到了相当的程度。


         陶澍果然没有看错,胡林翼、左宗棠后来均成为了清朝一代“中兴名臣”。


          陶澍对人才的发现、培养、扶植、荐举,不嫉贤妒能,甘做“伯乐”,还表现在其他方面。如他和贺长龄为至交好友,共倡经世致用,首倡海运,取得了震惊朝野的成功。魏源曾任陶澍幕僚14年,成长为举国知名的经世干才。李星沅亦曾为陶澍幕僚,以后李星沅成为总督,对陶仍“师事之”。道光十年(1830)陶澍任两江总督,请求道光皇帝调林则徐任江宁布政使,说“林则徐才识十倍于臣”,二人共事7年,志同道合,林则徐也由布政使升为江苏巡抚、湖广总督。


林则徐后来在悼陶澍的挽联中写道:


大度领江淮,宠辱胥忘,美谥终凭公论定;


前型重山斗,步趋靡及,遗章惭负替人期。


      这种精英人物的扶植与举荐,为湖南近代人才群的形成和发展提供了最直接的条件。


       陶澍一生中最引为得意的一段经历是道光十五年(1835)十一月底,道光皇帝曾在乾清官十四次召见陶澍,并亲笔为其幼年读书的“印心石屋”题匾。这件事,陶澍认为是莫大荣耀,在《御书印心石屋恭纪》写道:“军机大臣潘世恩、穆彰阿、王鼎赛、尚阿四公捧御书‘心印石屋’四字匾额一幅赐臣……圣恩贶及山居,亲挥宸翰,此诚旷代之荣,臣不胜感幸。在史册所载惟闻宋太平兴国年间曾飞白赐苏易简玉堂之署,至今传为佳话,然是翰林公署,非比微臣书室,光宠实未曾有。即我朝康熙年间奎翰屡颁,如王士正之‘带经堂’、宋荦之‘清德堂’,此外尚有数人俱是先蒙赐书,而后有堂,非先有堂而书以赐也。”


        陶澍屡蒙道光帝青眼,自非偶然。他重视品德修养,胸襟开阔,器识弘远,为人行事光明磊落。在安徽巡抚任上时,深感官场腐败,看出“子民”与“父母官”之间早已形成深刻的仇隙,那些威福自享的官吏“其于百姓则鱼肉也,百姓视之,亦虎狼也”(见《陶文毅公年谱》)。


       他欲以一人之力澄清安徽一省的吏治。但由于贪官污吏十分奸猾,彼此勾结,慎为掩护,不易彻查,体制上的漏洞决非一人之力所能堵住,陶澍治来治去,功效甚微,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好撰写一副自警联高挂于府堂之北:


要半文不值半文,莫道无人知者;


办一事须了一事,如此心乃安然。


       他决意做宦海清流,这是传统知识分子内心最深处的自洁精神在起作用。


       这一点,在谱中的《家规》上也有所体现,仅列如下几条:


“士农工商各有常业,凡族中务须父戒其子、兄勉其弟,俱勤正务,无许游荡赌博、作窃结盟,山庄、馆店、河船不许停留歹人及窝赌、窝窃、局骗人财,如有此项,一经发觉,除处治本人外,伊父兄不得辞责;“鸦片永干律禁,近则国法森严,同行禁革,我族人不准开设烟馆,自害害人,引诱良家子弟同归败坏,违者罚处;


“本姓有欺压别姓与外来工商过客者,房族必严加警戒,倘别姓欺压本姓,不可坐视,务须体清虚实,公同伸屈,以笃宗亲。”


       这些来自民间的家法族规,在今天看来,仍是有它的现实意义的。


       族谱第三编十一卷,共十一册,所载为奏折、墓志铭、行述、题跋、评语、诗话、题词、条示、史传、家传、纪事、轶事、寿序、寿诗、诗词、乐府、像赞、祭文、哀词、楹联、挽联等类,多涉清后期重大史事,详赡征信,故对于研究中国近代史颇有参考价值。


       另外,卷一之一《祖像》有“诰授光禄大夫太子太保两江总督文毅公像”一幅,圆脸大耳,雍容肃穆。礼部尚书卓秉恬题词赞曰:“奉题云汀宫保制府仁兄大人人觐图。德性威仪表,里符连圻重。鸿模冠裳肃穆贤,开府剑佩雍容伟。丈夫紫绶荣膺嘉,绩楙翠翎宠锡沛。”


陶澎

陶澍像

       卓秉恬是陶澍的同时代人,能得到他的认可,可见这幅画像是陶澍真实容貌的体现。于后世认识这位不平凡的政治人物,是不可多得的材料。


      《清史稿》说陶澍“用人能尽其长,所拔取多方面节钺有名,在江南治河、治漕、治盐,并赖王凤生、俞德源、姚莹、黄冕诸人之力,左宗棠、胡林翼,皆识之未遇,结为婚姻,后俱为名臣”。


天下大事公可属,


江南遗爱民不忘。


       这副挽联是卓秉恬是为悼念陶澍所作,高度概括了陶澍的一生,对陶澍作了真实而公允的盖棺定论。


标签: 陶澎  

本类推荐